快捷搜索:

西藏干部群众,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优德亚洲

  青藏高原位于我国西南部,是我国“两屏三带”生态安全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我国及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江河源”和“生态源”,被誉为亚洲乃至北半球气候变化的“启动器”和“调节器”,生态地位极其重要。同时,高寒、干旱、缺氧的气候特征使高原生态环境极为脆弱、敏感,自我调节和修复能力差,一旦破坏,极难恢复。为加强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近年来我国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青藏高原区域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规划(2011—2030年)》稳步推进实施,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取得了良好成效,青藏高原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得到有效控制,生物多样性持续恢复,生态环境状况总体改善。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质量总体好转
  生态系统质量和功能稳步提升。根据生态环境部和中科院联合开展的全国生态环境调查评估,青藏高原生态系统以草地为主,草地生态系统面积约为153.0万平方公里,占青藏高原总面积的近60%;其次为荒漠和雪山冰川生态系统,约占高原总面积的20%。2010—2015年间,森林、灌丛和草地生态系统质量整体有所提高,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趋于改善。优等级的森林、灌丛和草地面积比例提高了3.9个百分点,良等级面积比例提高了1.5个百分点,较差等级面积比例降低了6.6个百分点。青藏高原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极重要区域面积增加了4个百分点,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整体有所提升。
  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效显著。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类型多样,野生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世界上山地生物物种最主要的分化和形成中心。高原特有种子植物3760多种,特有脊椎动物280多种,珍稀濒危高等植物300多种,珍稀濒危动物120多种。其中,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普氏原羚、雪豹、岩羊等作为旗舰物种已被列入全球珍稀濒危物种。近年来,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效显著,西藏藏羚羊种群数量由1995年的5万—7万只上升到目前的20万只以上,黑颈鹤由1995年1000—3000只上升到目前的7000只左右。在环青海湖地区13个普氏原羚观测样区,共观测记录到普氏原羚个体数量2057只,物种种群数量再创新高,超过1988年同期观测的4倍。在青海湖流域,裸鲤资源从3000吨左右恢复到8万吨规模,达到观测以来的最大值。
  区域环境质量持续改善。随着流域综合治理、农村与城镇人居环境建设、工矿污染防控等环境保护工程的大力推进,青藏高原地区环境质量持续稳定向好。青藏高原主要江河湖泊总体处于天然状态,重金属元素含量低于人类活动频繁区域,水质状况保持优良。青藏高原仍是地球上最洁净的地区之一,2016年,全国颗粒物年均浓度达标的96个重点城市中,16个位于青藏高原。青藏高原草地土壤碳储量持续增加,高寒草地3米深土壤无机碳库约占全国土壤无机碳库的70%。
  生态保护修复力度不断加大
  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进度加快。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发布以来,青藏高原自然保护区建设明显加快。目前,青藏高原已建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155个,面积达82.24万平方公里,约占高原总面积的31.6%,基本涵盖了高原独特珍稀的生态系统和野生动植物资源。随着国家公园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青藏高原保护地体系正在由自然保护区为主体向国家公园为主体转变。地处青藏高原地区的三江源和祁连山成为国家公园建设试点,其中三江源试点是我国第一个得到批复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总面积达12.31万平方公里,也是目前试点中面积最大的一个。2017年以来,青藏高原开展了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预计将有约40%的国土面积被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实施最严格的管控。
  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稳步实施。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系列重大生态工程在青藏高原落地实施,包括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西藏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与建设、祁连山区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青海湖流域综合治理等,取得了显著成效,工程实施区域生态系统质量明显改善,生态功能稳中有升,发挥了良好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其中,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累计投入80亿元,有效遏制了草地退化趋势,提升了江河源头区水源涵养功能。与2004年相比,长江、黄河、澜沧江年均向下游多输出58亿立方米优质水,真正确保了“三江清水向东流”。
  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助力生态环境保护
  生态文明制度加快建立。十八大以来,随着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加快推进,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相关政策和法规日益完善。西藏、青海等省区结合高原实际,制定了地方性法规及实施办法。例如,西藏自治区制定了《关于着力构筑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建设美丽西藏的意见》《西藏自治区环境保护考核办法》,青海省制定了《青海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青海省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先行区行动方案》,甘肃省制定了《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云南省制定了《滇西北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加快推进生态补偿机制建设,在青藏高原建立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湿地生态效益补偿等制度。2008—2017年,仅青海、西藏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资金就达到246亿元,补助范围涉及77个县域和全部国家级禁止开发区,真正实现了保护者受益。
  绿色产业稳步发展。多年来,青藏高原经济社会发展始终坚持保护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调整区域流域产业布局,培育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推进资源节约和循环利用,加快建立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青海省设立了柴达木循环经济实验区、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2个国家级循环经济试点产业园,园区示范带动作用明显。西藏自治区制定了《西藏自治区循环经济发展规划(2013—2020年)》,大力发展绿色低碳经济。依托高原生态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农牧产品生产加工、绿色能源生产和全域生态旅游等特色产业,绿色发展水平不断提升。
  在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日益加强的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看到,青藏高原生态环境本底敏感而脆弱,受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较大,特别是1999年以来高原升温趋势更加明显。在有效控制人类活动强度的同时,应对气候变化成为高原生态环境必须面对的严峻挑战。展望未来,青藏高原生态环境保护的重点依然是大力抓好保护与修复,筑牢生态安全屏障。为此,应继续实施好《青藏高原区域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规划(2011—2030年)》,利用新技术新手段开展高原科学考察,摸清生态环境家底,科学评估主要生态问题,实施更具针对性的生态保护与修复治理措施,深化生态文明机制体制改革,保护好青藏高原这片绿水青山,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长治久安留住“金山银山”。
  (作者:高吉喜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邹长新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徐延达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侯鹏 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

优德亚洲w88手机版 1

 

  近年来,我区全面、积极推进生态环境建设,在经济快速稳定发展的同时,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图为日喀则市亚东县帕里镇一带,国家级保护动物岩羊群在自由觅食。记者 旦增西旦 摄

  《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状况》白皮书于7月18日正式发表,19日,我区召开政策解读新闻发布会,区社科院、区环保厅、区林业厅等相关部门专家分别对白皮书进行政策解读、介绍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举措和显著成效,展示我区生态文明建设成就。白皮书为越来越多的受众所熟知,在我区各界的反响热度持续高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武警西藏总队新闻文化工作站工作人员余文彬告诉记者,白皮书发表之后,武警西藏总队立刻组织官兵进行原文学习,并着重围绕白皮书提出的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相关政策与制度的完善、生态系统保育的成效、环境保护的成就、绿色经济的形成、科技支撑体系的建立、生态文化的培育六大方面组织相关讨论。“西藏自治区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是青藏高原的主体,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和国家生态文明高地。建设美丽中国,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重要职责和历史使命,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努力建设更加美丽的青藏高原,构筑国家生态文明高地,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守护好世界上最后一方净土。”余文彬说。
  区社科院当代西藏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拉巴卓嘎说,西藏作为青藏高原的主体以及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生态文明建设极其重要。“白皮书中指出,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对推动高原可持续发展、促进中国和全球生态环境保护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里面提到了西藏自治区制定了《关于着力构筑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建设美丽西藏的意见》《西藏自治区环境保护考核办法》等与生态文明建设相关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制度,这些为我区生态环境保护构建了环境法制体系,进一步推进了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法制化。”
  “我们依托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风云系列气象卫星等开展对西藏高原植被、湖泊、冰川、积雪等方面的监测工作。白皮书的出台为我们下一步工作提供了客观全面的科学依据。”自治区遥感应用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拉巴告诉记者,他非常关注白皮书里关于生态保育成效显著方面的内容——不仅与自身所研究的方向相关,更关乎百姓的切身利益。“‘随着退牧还草、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以及草原鼠虫害防治等一系列草地生态保护建设工程的陆续实施,青藏高原草地保育成效逐步显现。’‘国家启动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与建设工程,截至2017年年底已累计投入80亿元。2013年完成一期工程草地退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水体与湿地生态系统整体恢复,水源涵养和流域水供给能力提高。’这些内容,让人倍感欣慰,也有利于今后促进百姓对生态政策的理解。”
  林芝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副局长雷增炎说,白皮书极大鼓舞了各族人民群众建设生态文明的信心和决心,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更加深刻领会习总书记关于西藏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紧密结合实际,保护好西藏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是加强环境保护工作宣传力度,形成全社会重视环保的良好氛围。二是加强环境监测和执法能力建设,确保环境质量良好。三是做好第二次污染源普查工作,摸清污染家底。四是加强自然保护区的监管,积极配合自治区红线办划好当地生态红线。五是严格环境准入和审批,严禁三高项目进驻。”
  山南市林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魏军辉说,白皮书把青藏高原誉为“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亚洲水塔”,是珍稀野生动物的天然栖息地和高原物种基因库,是中国乃至亚洲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是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地区之一。“我们将站在全局的高度抓好生态文明建设,这要求我们既然身处高地,就应该有更加开阔的视野和更加博大的胸怀,紧跟时代步伐把青藏高原独具的地理优势和环境优势保护好、发挥好、建设好,在建设和保护中不断摸索,找准本地生态文明建设中林业工作的新功能、新定位,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把青藏高原建设成为更加美丽的家园。”(记者 郑璐)

    1988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鄱阳湖自然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是我省第一个晋升为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
    鄱阳湖区曾经是我国洪涝灾害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曾几何时,在人多地少的境遇下,湖区居民通过围湖造田,不断拓展生存空间,在洪水风险的胁迫下,进行着高强度的土地利用。1998年的特大洪涝灾害给长江中游地区带来了惨重损失和沉痛教训,多年来围湖造田的弊端深刻显露。此后,政府在沿江沿湖区域实施了退田还湖工程,鄱阳湖面积因此由1998年的3950平方公里恢复扩大到目前的4350平方公里,90多万居民从湖区搬迁出来,成为全国退田还湖范例区域。
    鄱阳湖是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的国际重要湿地、全球主要的白鹤和白鹳越冬地、亚洲最大的候鸟越冬地。上世纪90年代,鄱阳湖鸟类种数为310种,而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湖区鸟类种数已达426种,20多年来新增鸟类种数116种。这一切,得益于湖区建立了自然保护区,使得湖区生态环境不断改善,保证了候鸟、鱼类和水草等生物的食物链完整性,逐渐成为野生动植物的天堂。
    作为头顶“国”字号30年的鄱阳湖自然保护区,如今已成为观鸟好去处。每年秋冬,西伯利亚和我国东北、内蒙古、新疆等地的大批候鸟,成群结队,“携儿带女”来鄱阳湖越冬。有无比壮观的“天鹅湖”,更有令人叹为观止的“白鹤长城”。鄱阳湖成为世界生态专家和中外游客心驰神往的“人间仙境”和旅游胜地。
    我省是全国生物多样性较丰富的地区,有较多的天然常绿阔叶林,江河水系发达,森林和湿地资源均位居全国前列。同时,我省也是受威胁物种数量较多的地区。为保护濒危物种,维持生物的多样性,建立自然保护区就是一项行之有效的办法。
    鄱阳湖自然保护区自建立以来,不断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被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列为我国40个A级保护区之一,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1997年加入了东北亚鹤类保护网络;2006年11月被全球自然基金(GNF)授予“生命湖泊最佳保护实践奖”。
    据江西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局调研员吴英豪介绍,截至2017年12月底,我省共建立自然保护区185处,总面积102.11万公顷,占全省国土面积的6.12%,其中国家级16处、省级33处、县级136处。这其中,森林类型145处、湿地类型13处、动物类型16处、植物类型11处,光是专门保护南方红豆杉的保护区就有8个。
    绿色生态是江西的最大财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坐拥绿水青山,保护区所在地走的是可持续性发展的路子。
    景德镇市拥有8个自然保护区,其中浮梁县占了7个。该县专门设立了分别保护黑麂、猕猴、金钱豹、黑熊、白颈长尾雉以及云豹的县级自然保护区。九景衢铁路工程开工时,就着眼于沿线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环境保护,在项目可行性研究阶段,经过多个方案比选,最终绕避了19处重要生态敏感目标。
    据省野保局保护科负责人介绍,保护区首要任务是“保护”,建立生态安全保障机制,用保护区的形式保护生物多样性发展。一些从专家眼中消失多年的珍稀动植物频频现身,阳际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发现了包括黑斑肥螈、白鹇、猕猴、灰胸竹鸡在内的多种珍稀野生动物,还有包括香果树、银钟花、蛛网萼在内的多种珍稀野生植物。好山好水成了它们的生存天堂。
    毫无疑问,被评上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当地自然资源的保护能产生良好的助推作用,且可成为一张生态名片。据介绍,每年深秋时节到次年春季,国内外许多游人和摄影爱好者争相到我省庐山、婺源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追寻珍稀鸟类和珍稀野生植物的踪迹,感受大自然的神奇之美。(记者 徐黎明 实习生 洪紫凝)

本文由优德亚洲w88手机版发布于优德亚洲w88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西藏干部群众,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优德亚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