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砍大木头,林产工业能否由大变强变绿

不砍大木头 照样有奔头

加大科技成果供给,加强环境整治

  记者近日从中国林产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五届三次理事会暨首届中国林产工业创新大会获悉,2017年,全国林业产业总产值预计突破7万亿元,林产品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升,带动108万人精准脱贫,林业促进农民就业增收的作用日益凸显。
  “我国林产工业已经在规模上实现了世界最大,但能不能实现世界最强,关键在创新。” 国家林业局总工程师、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副会长封加平坦言,当前,我国林业科技虽取得了多项重大成就,但与林业发达国家相比,仍处于“总体跟进、局部并行、少数领先”的发展阶段,全国林业科技成果供给不足,制约林业产业发展。
  科技创新亮点多但仍需努力   “在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推进绿色发展的大背景下,发达的林产工业将成为新时代绿色发展的重要特征之一。”封加平在会上表示。
  随着2011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德班会议将木质林产品储碳列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和我国碳市场的逐步建立,木制品碳汇又为林产工业发展提供了新的空间。同时,林产工业也是生物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时代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也为加快森林生物质燃料、森林生物制药、森林生物质能源等林产工业的发展带来了重大机遇。
  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副司长黄发强表示,“十二五”期间,林产工业领域的科技创新亮点纷呈。世界首创竹缠绕复合管技术,是绿色材料领域原创性重大成果。竹基纤维复合材料制造技术使竹材的工业利用率从50%提高到90%以上,产品远销美国、德国等46个国家。农林剩余物热解气化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套装备国内市场占有率达30%以上,并出口到英国、意大利、日本等10多个国家。人造板连续平压技术打破国外垄断,装备价格降低60%。木材改性增强处理技术取得新突破,有效改善了速生低质木材性能,产品附加值提高20%以上。
  “林业产学研结合不够紧密,成果转化率仅55%,比发达国家低20个百分点。我国林业科技创新仍然存在科研力量分散、人才队伍建设滞后、创新条件有待优化、能力建设有待加强等问题。产业转型迫切需要推进林业科技进步和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封加平表示。
  行业环境整治是未来重点   据封加平介绍,当前,全球采伐的木材约有50%用于能源消耗,其中发达国家的木材约有30%用于能源消耗,发展中国家的木材用于能源消耗的高达80%。发展中国家用于能源消耗的木材,基本上是以薪材的形式消耗的。
  黄发强透露,下一步,国家林业局将积极推进和支持林产工业领域的创新工作,为林产工业提质增效、做强做大提供有力支撑。其中,要重点创新攻关木材绿色加工、非木质资源高值化利用、生物质能源与材料制造等资源利用关键技术。
  在创新的同时,加强行业环境整治也是接下来的重点。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秘书长石峰透露,将结合环保部出台的《环境保护综合名录(2015年版)》和正在拟定的《人造板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以及部分地区已经出现的禁止使用散状木质燃料,禁止人造板厂单独建设、保留制胶车间等情况,组织生产企业及设计、装备、科研、教学机构等其他会员单位共同协调环保等部门,做好环保政策的贯彻落实和行业层面的工作对接调整,做好人造板甲醛释放限量团体标准国家环保部门采信,以及有关环保政策对接等工作,起到了督促行业、企业重视环境保护、实现绿色发展的作用。(记者 徐卫星)

主讲专家 朱永杰

  林业是一个基于自然规律的行业,越深入地了解自然的奥秘,我们会感到它更加深不可测。“萤火之亮”会让我们错过很多东西,在太阳的照耀下,我们会发现没有看到的,更加宽广的世界。
                                                        ——约翰·海因里希·科塔  

图片 1
拥有贵族头衔的科塔

 
    人物档案
    约翰·海因里希·科塔
    (1763-1844)
  德国著名林学家、林学教育家,一生致力于如何解决“木材饥荒”问题,与其他德国林学家一起创建了法正林理论,并通过办学、办植物园,将其毕生献给了林业事业,被世界林学界公认为森林经营科学的集大成者和现代林业教育祖师。其森林经营思想为商用人工林产业的发展打下理论和技术基础,其林业教育实践影响了今天的林业职业和高等教育,其卓越的贡献和经典论述依然在广泛流传。
  
  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追忆林业先贤们的科学精神,对于今天的每一个林业人都是一次灵魂的洗礼。约翰·海因里希·科塔(1763-1844)是18世纪德国著名森林培育专家、林业教育家、森林经营科学理论的实践者、法正林理论的集大成者、现代林业的先驱者之一,被欧美国家的林学界奉为林业科学的奠基者之一和林业教育的祖师。现在的树木测量与资源清查、森林培育等技术及森林经营方案、材积表等均源自科塔等的努力。
  “森林之子” 科塔   科塔生于德国图林根州的泽尔巴赫。科塔幼年受父亲的教导,学习了大量林业知识,1784年进入耶纳大学,学习数学、自然知识和公共管理。1785年,科塔回到泽尔巴赫,与父亲一起,在那里的林业学校讲授林业课程。1795年科塔接替父亲,成为萨克森大公皇家森林的御用森林巡视员,后来接受德皇的皇封,成为“耶格尔”。
  科塔在自述中写道:“我生在森林,第一眼看到的是环绕的树木,听到的第一首歌是鸟的欢唱,老橡树为我遮阴,野草与我共生,这决定了我的一生都是森林的儿子。”
  科塔说:有人认为以前我们没有林业科学,但有足够的森林,现在我们有了林业科学,却已经没有森林了,认为没有木材短缺何来林业科学,并由此奚落林业科学“之所以有林业科学是因为树死了”。也有人曾经这样说,健康的人从来就不需要医生,而需要医生的人不健康。但一位著名的大夫也说过,高明的大夫不能阻止病人死亡,而庸医会导致病人死亡。林业科学是因为需要而产生的,优秀的林学工作者对于无法变好的森林无能为力,不能给出一个神奇的秘方,让森林里的树木停止死亡,但无能的林业工作者却会使森林变得一团糟。
  科塔还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他画的素描牛图,画风细腻。在那个时代,著名的林业工作者都这样,是绝对的社会精英。科塔还是著名的收藏家,他收藏的5000多件动植物标本与矿石被德国、美国、英国等各大博物馆、林业院校和私人收藏家珍藏。
  科塔在其著名的《造林学指导》中写道:“30多年前,当我一点点长大,并在大学学习了树木的有关知识,我自信自己已经是林业科学的专家!经过不断了解与森林有关的不同知识和参与林业经营,30年后,才明白原来知道的东西是那样的少,远不是自己当时认为的程度。或许现在的很多人就像30年前的我那样自负。森林工作者如果仅仅能把树木种活,而很难确定特定的森林经营会带来多少效益或会造成多少损失,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森林工作者,经营森林不仅要让林木长得好,还要知道如何让市场喜欢和多赚钱,这也是森林经营者必须要弄明白的事情。森林经营科学包含更多的内容,这些远比简单的树木学概论内容丰富得多。”  

图片 2
科塔画的素描牛图

 
  森林经营科学 集大成者   科塔所处的时代是森林经营科学产生的时代,与之同时代还有很多从事森林经营科学研究的人,这些人与科塔的努力和研究成果一起形成了法正林理论,科塔是集大成者,拥有最多的传世著作。
  1713年,德国的汉斯·卡尔·冯·卡洛维茨出版了《林木培育经济学》,成为森林可持续经营的技术起点。在随后的近200年时间里,德国的林业工作者们从选择商用树种、测树、测量贮木场材积、设计材积表、设计利率计算方法、数学模型模拟森林经营过程、设计经营方案等各个方面不断完善森林经营科学的理论和技术体系。
  在19世纪后期,标准化的人造森林从理论走向现实,基于法正林理论的森林培育活动得到大面积推广。在19世纪后期,在德国的大地上,生长出第一代单一树种、同年龄分块排列、生长整齐、林龄分配均匀、生长迅速的科学森林。这些科学森林整齐和富有条理,显示出震撼性的效果,科学的理论得到了实践的验证,被世界普遍认可,成为一套完整而行之有效的森林经营科学方法。在随后的100多年时间里,森林经营科学一直是世界林业科学的代名词,扮演着林业科学之母的角色。
  1804年,科塔提出应该设计可以通过容易收集的数据就能准确计算林木蓄积的材积表,并提出具体要求,通过计量材积,估算出森林未来可能的现金收益。1812年根据科塔的建议,计算立木蓄积的材积表被设计出来,这样的材积表,不断完善,直到今天还是木材贸易常用的计算工具。
  科塔的主要著作有:《森林评估指南》(1804)、《树液的运动与作用观察》(1813)、《林业科学概论》(1813)、《未被加工的木材体积计算与价值方法》(1816)、《林业导论》(1817)、《森林经理规划与评估》(1820)等。他的很多著作被当作林业文物收藏在欧美各大学的图书馆,供人们观赏。
  科塔认为,林业落后的原因有三:首先,林木发育需要较长的时间,最终时间决定森林经营和林业管理绩效,在这样的长周期中缺乏实践经验对于森林经营和林业管理是十分有害的;其次,林木生长的环境千差万别,那些好的经验或不好的教训只在特定地方和特定时间有效,几乎不存在适应一切自然环境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好经验;最后,拥有实践经验的林业工作者很少把自己的实践经验写下来,最好的林业实践经验会随人的老去而丧失。那些依靠撰写论文成名的理论家,其观点即使存在错误,人们也不能和不敢反驳,往往会贻害后世。
  林业工作者必须从实践中获得营养,在理论中不断提高,再将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带到新的实践中,指导实践,并不断加以完善。这个过程周而复始,推动林业科学的进步。  

图片 3
塔兰特树木园正门

 
  塔兰特林校 享誉世界   1811年,科塔在德累斯顿附近的塔兰特建立了自己的塔兰特林业学校。当时已经有一些地方建立了林业学校,这些学校是现代林校的前身。
  科塔热爱自然,爱好广泛,治学严谨,为人质朴,为很多贵族、企业老板、林业工作者所喜爱,也为学校的学生所喜爱,甚至很多外国的皇室成员也都期望到访科塔的学校,看一下这所闻名世界的林校。1813年,著名的德意志皇家科学院院长、哲学家歌德拜访了塔兰特林校。
  1816年,科塔获得了皇室对学校的支持,这所私人拥有的塔兰特林校与萨克森皇家林学院合并,成为德国最有名的森林经营科学教育中心之一,今天这所萨克森皇家林学院已经成为德国德累斯顿大学林学系。后来在很多国家流行的林业专科学校,继承了科塔办学的衣钵,强调森林经营技术方法,培养适应林业实践要求的专业人才。
  科塔的林校还吸引了西班牙、瑞士、奥地利和俄国等许多外国留学生,来到塔兰特学习林业的有1000多人,其中包括来自俄罗斯的特遣队,这支特遣队将森林经营科学带到了俄罗斯,对俄罗斯建立林业教育体系产生了影响。
  1841年,沙皇尼古拉斯一世对科塔进行了嘉奖,以表彰他在塔兰特的努力。
  这种办学模式也在20世纪初期由来自德国的卡尔·阿尔文·申克传到美国,与伯纳德·弗尔诺和吉福德·平肖一起,分别建立了比特摩尔林业学校、康奈尔林学院和耶鲁林学院,以及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林学系,为北美林业教育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到19世纪结束,亚洲的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引进了大量德国技术,德国的森林经营科学被引入日本。
  1923年,中国的梁希前往德国德累斯顿萨克森林学系研究林产化学,这是民国时期前往科塔故乡就学的唯一的中国人,梁希后来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任林业部长。  

图片 4
塔兰特树木园中树立的科塔塑像

 
  林业圣地 塔兰特树木园   1811年,科塔在德累斯顿附近的塔兰特建立了著名的塔兰特树木园。当时的塔兰特树木园占地33.4公顷,是世界最大的树木园,后来成为萨克森国家植物园,是世界最古老和享有盛名的植物园,目前由德累斯顿技术大学管理和维护,是林业工作者瞻仰的圣地和旅游景区,每年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游客。
  200多年来,这所世界著名的树木园几经扩建,最近一次扩建是1998年,增加了15公顷的北美森林植物园,目前有2000多种树木。《科塔的自述》和《造林学导论》课程的序言在欧美林业领域被广为流传,多次被世界林学专业杂志登载。2011年,世界各国的林学工作者聚集在塔兰特树木园,隆重纪念科塔及其他先驱者。
  200多年前,在德国建立森林经营科学,让现代林业有了一个开始。科塔和朋友们给世界留下一个理论上近乎完美的法正林体系。尽管用一部分现代学者的眼光来看,法正林的纯林原则和单纯木材生产的目的是其瑕疵,但时至今日,基于法正林的商用人工林经营方式仍然在为世界提供大量的木材供给,缓解了采伐天然林的压力,是解决世界性资源危机与环境问题的有力科学武器。后来在法正林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近自然森林经营等进一步发展了森林经营科学理论体系。
  科塔曾说:“我们可以将林业工作者分为实践者和理论家,能够做到理论联系实际的高人非常稀少。前者在森林经营和林业管理实践中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而后者的很多周密的学说也因为理论完善能被人们铭记。前者的管理艺术在周密的森林科学理论看来就像游方郎中在药典面前一样不上档次,而后者遇到各种需要解决的问题时,在实践者看来却又幼稚得像个孩子。书本上的森林与地上长的森林截然不同,那些遵循教条,不肯离开书本半步的书生很难像实践者那样做出大胆的决策。”
  300年来,那些以科塔为代表的森林经营科学先驱们一直站在世界林业顶端,被世人所称颂。
    
  主讲专家简介   朱永杰:
  北京林业大学管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86年留学美国,学习商业管理,有很强的英语交流能力;完成《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大小兴安岭林区管理体制改革》等课题的研究;参与了全球环境基金、世界银行等涉外项目管理专家咨询工作;参与了天然林保护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等林业重点工程和国有林区改革及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管理等咨询工作和课题研究工作;著有《世界林业简史》等。

本文由优德亚洲w88手机版发布于优德亚洲w88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砍大木头,林产工业能否由大变强变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